2019北京旅游绿皮书:民营旅游发展迎窗口

时间:2019-09-19 21:00       来源: 未知

  人民网北京9月18日电 (记者 鲍聪颖)9月18日,由北京旅游学会编著、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出版的《北京旅游绿皮书:北京旅游发展报告(2019)》发布会在京举行。

  据悉,这是“北京旅游绿皮书”的第八本专题报告,全书由主报告《北京市文旅融合新发展》和28篇专题报告组成,报告在回顾2018年北京市旅游业发展的基础上,分析了北京市文旅融合发展的新局面,提出北京市文旅融合新思路,并对2019年的工作进行了展望。报告聚焦“促进民营旅游经济发展”这一主题展开讨论,分为综合、营商环境、转型发展、民宿旅游、社会责任、实践探索六大篇章。

  北京市文化和旅游局党组书记陈冬在报告中指出,要围绕提供优秀文化产品和优质旅游产品这个中心环节,坚持宜融则融、能融尽融,以文塑旅、以旅彰文,着力提升城市文化品位、城市竞争力和国际影响力,推进文化事业、文化产业和旅游业融合发展,需要找准文化和旅游工作的最大公约数、最佳连接点,从而实现各领域、多方位、全链条的深度融合。

  北京市文化和旅游局局长宋宇在报告中指出,《北京市旅游条例》的修订,综合考虑旅游法和《旅馆业治安管理条例(征求意见稿)》相关内容,国内外民宿管理经验,近年来中央一号文件和北京市委、市政府有关促进乡村旅游发展政策,首都功能定位以及北京市民宿发展的现实情况,进行了制度设计,协助解决民宿旅游发展中存在的问题和困难,为推动北京城乡民宿旅游的长远发展与规范建设提供了法律保障。

  报告显示,民宿已成为国内旅游投资与消费的“热土”,而民宿旅游也已成为旅游消费的时尚之选,并且为游客提供了多元化且深刻的旅游体验,但“民宿热”的背后也存在诸多问题与挑战。在谈到民宿建设中,北京旅游学会会长安金明研究员表示,在对民宿的服务管理过程中,不少地方对民宿的经营行为进行了规范,提高了民宿的经营质量;对民宿的发展进行扶持,通过改善基础设施,帮助民宿业健康有序发展。一些立法性文件也相应出台,为民宿的合法性经营发展提供了依据。除政府监管外,有些地方的行业组织在民宿的服务和发展中也起到了重要作用。

  报告指出,为了做好北京市旅游条例立法工作,北京市相关人员赴浙江、福建等地调研民宿发展与立法情况。调研在深化对民宿的认识、转变民宿管理思路、完善民宿管理方式、更新民宿发展理念、优化立法制度设计等方面,带给北京很多启示。

  专家指出,为做好民宿立法,应当对全市及各区民宿发展情况进行更深入了解和掌握,加强旅游、工商、公安、消防和税务等相关部门之间的沟通协调,在法规中明确民宿经营服务管理的一般规范。

  一是对法规要调整的民宿进行科学界定,明确概念和范围;二是要制定有别于旅馆业的民宿准入标准和管理规范;三是根据城区和乡村不同特点规定不同的经营条件,防止“一刀切”;四是允许民宿在工商营业执照经营范围一项中登记为住宿,赋予民宿合法地位;五是由旅游部门会同公安、消防、卫计等部门进行联动审批,简化审批程序并加强日常检查和事后监管。

  “民营旅游企业已经成为推动中国旅游产业繁荣发展的重要力量,其发展实践也迫切需要理论的指导和经验的总结。”安金明表示,发展民宿是满足游客日益增长的文化需求,对升级乡村旅游甚至推动乡村振兴等都有重要作用,《北京市旅游条例》的颁布以地方立法的形式深化对民宿的认识,转变民宿管理思路,完善民宿管理方式,更新民宿发展理念,按照“放管服”的思路,鼓励、支持、引导和规范北京民宿旅游发展,努力实现全市乡村民宿从规模到质量的全面提升。

  北京旅游学会副会长、北京交通大学教授张辉表示,民营旅游企业是中国旅游改革创新发展最活跃的组成部分,也是主推中国旅游深化市场化发展,实现优质供给的中坚力量。民营旅游主体地位不断增强,投资领域越来越宽,发展质量不断提升,经济转型升级促进作用更强。民营旅游经济发展未来应以扫清政策障碍,营造公平竞争环境为落脚点,同时培育引导多层次、多样化的旅游消费市场,引导新型旅游业态的发展。从国家宏观政策环境来讲,要需要不断地优化优待民营旅游企业的举措,同时,建立完善高效的监管机制,以可持续的政策环境为民营旅游企业的发展保驾护航。民营旅游经济未来的发展需要将原有监管模式向标准化、差异化、自律化、智慧化、服务化方向转变,促进旅游市场健康可持续发展。

  发布会上还组织了民营旅游经济研讨会,全国政协委员、民建北京市委员会副主委安庭,北京市工商联副主席、北京市政协委员郭丽双,人民政协报副社长许水涛,文化和旅游部政策法规司巡视员周久才等嘉宾和专家学者围绕民营旅游营商环境和民营旅游转型与实践展开讨论。

  作为拥有丰富的历史文化遗产的世界著名古都,近两年,北京在老城保护方面进行创新性探索,走出了一条老城疏解整治提升、人居环境改善、街区有机更新与历史文脉保护、文物公益性活化利用有机结合的“北京模式”。